从国有公司内讧到民企换帅车企治理方式受考虑

来源:http://www.shyzzl.com 作者:新葡萄京官网 人气:142 发布时间:2019-10-06
摘要:近期以来,车界较为频繁的人事更迭成为大众热议的焦点。无论是大众教父败走、标致家族内讧还是一汽东风换防,在高层名单变动之外,关乎车企治理模式的思考颇耐人寻味。 从外企

近期以来,车界较为频繁的人事更迭成为大众热议的焦点。无论是大众教父败走、标致家族内讧还是一汽东风换防,在高层名单变动之外,关乎车企治理模式的思考颇耐人寻味。

从外企内斗到国企换帅车企治理模式受考量

2015-05-11 08:36出处:汽车周报 [转载]责编:石腾

近期以来,车界较为频繁的人事更迭成为大众热议的焦点。无论是大众教父败走、标致家族内讧还是一汽东风换防,在高层名单变动之外,关乎车企治理模式的思考颇耐人寻味。

5月5日,德国大众汽车集团年度股东大会在汉诺威召开。这次会议并未像此前业内猜测的那样,公布费迪南德•皮耶希(FerdinandPiёch)的继任者。不过与此前皮耶希和文德恩“撕破脸”的状态相比,后者展示出了胜利者的胸怀:文德恩对皮耶希多年来的努力与付出表示感谢,称“我们尊敬并崇拜皮耶希一生的成就”。

至此,热议10余天的大众集团内斗以皮耶希离开监事会暂告一段,等继任者确定,或又是一番新景象。这方唱罢那方登场,与大众集团同属欧洲大陆的法国标致雪铁龙集团,眼看正要迎接一场内讧——据法国《回声报》报道,标致家族计划今年6月召开会议来解决相关分歧,这一分歧源自标致家族的两个代表人物蒂埃里•标致与罗伯特•标致,中间还涉及到PSA集团现任总裁菲利普•瓦兰。

像大众和PSA这样的欧洲车企何以上演如此白热化的宫斗桥段?英国金融时报专栏作家约翰•加普的答案颇具说服力:它们都采用了“少数几名大权在握的股东进行积极治理”的方式,其中的强势人物可以影响董事会成员甚至直接任命董事。当强势者如皮耶希、蒂埃里觉得自己的权威受到挑战时,便会以斗争者的姿态出击。这种治理方式的好处是,当碰到一个睿智的“强权人物”之时,所属企业会焕发新生。但反之,后果也不堪设想。

显然,高层间白热化的内部斗争基本不会发生在中国几大车企身上。中国大型车企目前多属国有企业,其董事长、董事会成员以及主要高管均由上级部门任命,尤其在一汽、东风等央企,高管们更多的调动还停留在“革命战士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的阶段,最新公布的一汽集团与东风汽车公司董事长的换防便是最好的例子。在这样的治理结构下,领导者的决策都趋于“维稳”,其能力和雄心有时并不能得到全部发挥。

“大众教父”败走狼堡:成也强权败也强权

在4月25日退出大众集团监事会之前,皮耶希曾具有无上的荣光和权力。他出身名门,是大众创始人皮耶希家族的第三代,也是大众甲壳虫设计者费迪南德•保时捷的外孙;在机械方面天赋过人,推出过一系列成功的产品和技术,如保时捷917,着名的奥迪Quattro四驱、奥迪V8、大众辉腾等,1993年成为大众的掌门人,掌舵8年,开平台化之先河,聚多品牌为拳头,后任监事会主席,被称为“大众教父”。

若按照正常的人生轨迹,皮耶希将继续担任大众监事会主席,直至2017年退休,但“教父”没走寻常路,他想为大众找好新的舵手,而现任大众汽车CEO文德恩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他准备像9年前“驱逐”毕睿德(Bernd Pischetsrieder)一样把文德恩赶走,但这次没有成功,反而折了自己——大众集团所在的下萨克森州政府、工会董事会成员甚至保时捷家族都选择支持文德恩,大众集团的六人领导委员会小组公开表示,现年67岁的文德恩“可能是最好”的CEO,并获得该委员会的全票支持。 确实,从业绩上来看,文德恩是个非常优秀的职业经理人,在他的带领下,2014年大众集团在全球的汽车总销量为1014万辆,紧逼丰田,位列全球第二,并提前实现了2018年的目标。今年第一季度的数据继续力挺文德恩,一季度大众营业利润达到了33.28亿欧元,同比提升16.6%,税后利润达29亿欧元,较上年同期增加18.8%。

文德恩业绩如此好,又与皮耶希如师如徒,为何要被驱逐?这与欧洲家族企业的传统有关,更与皮耶希的性格有关——曾有德国媒体用“跋扈”来形容皮耶希,这样的性格使得他要保持对大众汽车的绝对掌控权,而业绩优秀的文德恩天然地让他嗅到危险气息,因此他决定在退休之前,消除危险。

在皮耶希与文德恩的内斗中,皮耶希败北而走,但这种家族控股、少数大权在握的人进行积极治理的模式并没有失败。即使皮耶希离开了,在大众,保时捷和皮耶希家族仍掌握了51%有表决权的股份。约翰•加普认为,这种治理模式,尤其适合在研发上大笔投入、在几年内或许都看不到成果的长周期盈利企业,如汽车企业,但同时它也让少数人担上了沉重的责任。

咨询公司Active Owner Partners的创始人罗尔夫•卡尔松指出,“这种体制要求企业的掌门人既负责任又有能力,并对管理抱开明态度”。显然,皮耶希不太符合这个要求,他更像是一位卓越的设计师、研发者和工程师,但他缺乏“退出管理事务、认识到自身角色已经改变”的睿智。就像约翰•加普所言,皮耶希曾为了大众汽车的利益而挥舞权杖,但最终也被权力蒙蔽了双眼。

标致家族内讧:股权分歧待解

去年,东风汽车公司收购了PSA集团14.1%的股份,形成了东风汽车、法国政府和标致家族三足鼎立的局面,在此之前,集团的决策权一直牢牢掌握在标致家族成员的手中。缔造这一局面的关键推手是来自标致家族的罗伯特•标致。

反对者同样来自标致家族,即自称“自由的,有道德的资本主义者”的蒂埃里•标致。他反对的理由是,不应有国家参与,将家族控股的14.1%的股权出售给法国和东风。

蒂埃里•标致更多的担心是,标致家族将逐渐失去对PSA的控制权。反对无效后,蒂埃里•标致于去年7月离开了PSA董事会。

实际上,东风入股PSA,CEO菲利普•瓦兰的推动作用也非常大。瓦兰于欧洲车市危机之时临危受命,担任连年亏损的标致雪铁龙CEO,并试图对这个存在了100多年的汽车家族企业进行变革,但每到关键点总受到蒂埃里•标致的阻挠,PSA因此失去了和宝马、丰田、三菱汽车加强合作的机会;他发起的与东风以及法国政府的结盟,再次受到蒂埃里•标致的强烈反对,不过幸运的是,这次他得到了罗伯特•标致的支持,而蒂埃里•标致则败走董事会。

巧合的是,反对者离开后,PSA的整车业绩在2014年上半年实现了首次盈利,虽然只有区区700万欧元的盈利,却是自2011年上半年以来整车部门的首次获利。 即使如此,家族内讧的种子已经埋下。近日法国媒体有报道称,蒂埃里•标致也将在5月的股东会议上辞去家族控股公司FFP的董事会席位,但他仍想保持对业务的控制,并通过建立单独的控股公司掌握公司0.3%的股份。今年6月,标致家族将召开会议来解决相关的分歧。

无论如何,家族因素的影响在PSA已然坚不可摧,如何统一家族内部矛盾,达成共识“一致对外”,可能是标致家族在拿回绝对控股权之前要解决的问题。

有分析人士认为,2002年家族族长皮耶希•标致去世之后,标致家族的内部纷争是造成PSA业绩下滑的大部分原因。

西学东渐:优化车企治理模式

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少数股东的积极治理仍是不少欧洲车企,尤其是德国车企选择的治理模式,区别只在于给予职业经理人多少自主权而已。

情况在中国则全然不同。几乎与大众股东大会同期,5月6日,中国汽车行业传闻的换防大事得到印证。吉林省委副书记、原一汽集团董事长竺延风调任东风汽车公司担任董事长一职,而东风汽车公司原董事长徐平则北上长春,掌舵一汽。

这一公司董事长的换防在5月1日媒体传出消息之前并未有任何先兆。中组部相关领导直接宣布了对这两个大型车企集团董事长的任命决定,这似乎更像是对政府官员的调动,而非企业掌门的选拔——要知道,不管是中国企业还是外国企业,头号领导人对企业的发展都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尤其在汽车行业面临由大到强的艰难转型过程中,一个或几个强有力的领导人,对所在车企的影响相当大。

一汽、东风这样的掌门任命绝非个案,它体现了央企的尴尬之处——董事长或者说掌舵者不能像家族企业里的核心人物一样拥有对企业的自主权和掌控权,即使有自己的想法,有干劲有热情,也受到行政考核和市场表现的双重约束;汽车业是一个先期投入大、回报周期长的行业,车企因此更需要一个长期稳定的决策机制,尤其对目前中国几大车企集团来说,建立完整的自主研发体系,尽快拥有自己的核心技术十分迫切,这与当下车企集团领导人五年一届,到点退休的规则有不小的矛盾。

从这两点来看,倒是可以借鉴欧洲几大车企的治理模式,主管部门主要管好“国有资本”,给央企、国企更多的自主权,完善董事会、监事会的职责,引入职业经理人制度,真正激发车企的内生活力。

近期以来,车界较为频繁的人事更迭成为大众热议的焦点。无论是大众教父败走、标致家族内讧还是一汽东风换防,在高层名单变动之外,关乎车企治理模式的思考颇耐人寻味。 5月5日,德国大众汽车集团年度股东大会在汉诺威召开。这次会议并未像此前业内猜测的那样,公布费迪南德?皮耶希(FerdinandPiёch)的继任者。不过与此前皮耶希和文德恩“撕破脸”的状态相比,后者展示出了胜利者的胸怀:文德恩对皮耶希多年来的努力与付出表示感谢,称“我们尊敬并崇拜皮耶希一生的成就”。 至此,热议10余天的大众集团内斗以皮耶希离开监事会暂告一段,等继任者确定,或又是一番新景象。这方唱罢那方登场,与大众集团同属欧洲大陆的法国标致雪铁龙集团,眼看正要迎接一场内讧——据法国《回声报》报道,标致家族计划今年6月召开会议来解决相关分歧,这一分歧源自标致家族的两个代表人物蒂埃里?标致与罗伯特?标致,中间还涉及到PSA集团现任总裁菲利普?瓦兰。 像大众和PSA这样的欧洲车企何以上演如此白热化的宫斗桥段?英国金融时报专栏作家约翰?加普的答案颇具说服力:它们都采用了“少数几名大权在握的股东进行积极治理”的方式,其中的强势人物可以影响董事会成员甚至直接任命董事。当强势者如皮耶希、蒂埃里觉得自己的权威受到挑战时,便会以斗争者的姿态出击。这种治理方式的好处是,当碰到一个睿智的“强权人物”之时,所属企业会焕发新生。但反之,后果也不堪设想。 显然,高层间白热化的内部斗争基本不会发生在中国几大车企身上。中国大型车企目前多属国有企业,其董事长、董事会成员以及主要高管均由上级部门任命,尤其在一汽、东风等央企,高管们更多的调动还停留在“革命战士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的阶段,最新公布的一汽集团与东风汽车公司董事长的换防便是最好的例子。在这样的治理结构下,领导者的决策都趋于“维稳”,其能力和雄心有时并不能得到全部发挥。 “大众教父”败走狼堡:成也强权败也强权 在4月25日退出大众集团监事会之前,皮耶希曾具有无上的荣光和权力。他出身名门,是大众创始人皮耶希家族的第三代,也是大众甲壳虫设计者费迪南德?保时捷的外孙;在机械方面天赋过人,推出过一系列成功的产品和技术,如保时捷917,着名的奥迪Quattro四驱、奥迪V8、大众辉腾等,1993年成为大众的掌门人,掌舵8年,开平台化之先河,聚多品牌为拳头,后任监事会主席,被称为“大众教父”。 若按照正常的人生轨迹,皮耶希将继续担任大众监事会主席,直至2017年退休,但“教父”没走寻常路,他想为大众找好新的舵手,而现任大众汽车CEO文德恩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他准备像9年前“驱逐”毕睿德(Bernd Pischetsrieder)一样把文德恩赶走,但这次没有成功,反而折了自己——大众集团所在的下萨克森州政府、工会董事会成员甚至保时捷家族都选择支持文德恩,大众集团的六人领导委员会小组公开表示,现年67岁的文德恩“可能是最好”的CEO,并获得该委员会的全票支持。 确实,从业绩上来看,文德恩是个非常优秀的职业经理人,在他的带领下,2014年大众集团在全球的汽车总销量为1014万辆,紧逼丰田,位列全球第二,并提前实现了2018年的目标。今年第一季度的数据继续力挺文德恩,一季度大众营业利润达到了33.28亿欧元,同比提升16.6%,税后利润达29亿欧元,较上年同期增加18.8%。 文德恩业绩如此好,又与皮耶希如师如徒,为何要被驱逐?这与欧洲家族企业的传统有关,更与皮耶希的性格有关——曾有德国媒体用“跋扈”来形容皮耶希,这样的性格使得他要保持对大众汽车的绝对掌控权,而业绩优秀的文德恩天然地让他嗅到危险气息,因此他决定在退休之前,消除危险。 在皮耶希与文德恩的内斗中,皮耶希败北而走,但这种家族控股、少数大权在握的人进行积极治理的模式并没有失败。即使皮耶希离开了,在大众,保时捷和皮耶希家族仍掌握了51%有表决权的股份。约翰?加普认为,这种治理模式,尤其适合在研发上大笔投入、在几年内或许都看不到成果的长周期盈利企业,如汽车企业,但同时它也让少数人担上了沉重的责任。 咨询公司Active Owner Partners的创始人罗尔夫?卡尔松指出,“这种体制要求企业的掌门人既负责任又有能力,并对管理抱开明态度”。显然,皮耶希不太符合这个要求,他更像是一位卓越的设计师、研发者和工程师,但他缺乏“退出管理事务、认识到自身角色已经改变”的睿智。就像约翰?加普所言,皮耶希曾为了大众汽车的利益而挥舞权杖,但最终也被权力蒙蔽了双眼。 标致家族内讧:股权分歧待解 去年,东风汽车公司收购了PSA集团14.1%的股份,形成了东风汽车、法国政府和标致家族三足鼎立的局面,在此之前,集团的决策权一直牢牢掌握在标致家族成员的手中。缔造这一局面的关键推手是来自标致家族的罗伯特?标致。 反对者同样来自标致家族,即自称“自由的,有道德的资本主义者”的蒂埃里?标致。他反对的理由是,不应有国家参与,将家族控股的14.1%的股权出售给法国和东风。 蒂埃里?标致更多的担心是,标致家族将逐渐失去对PSA的控制权。反对无效后,蒂埃里?标致于去年7月离开了PSA董事会。 实际上,东风入股PSA,CEO菲利普?瓦兰的推动作用也非常大。瓦兰于欧洲车市危机之时临危受命,担任连年亏损的标致雪铁龙CEO,并试图对这个存在了100多年的汽车家族企业进行变革,但每到关键点总受到蒂埃里?标致的阻挠,PSA因此失去了和宝马、丰田、三菱汽车加强合作的机会;他发起的与东风以及法国政府的结盟,再次受到蒂埃里?标致的强烈反对,不过幸运的是,这次他得到了罗伯特?标致的支持,而蒂埃里?标致则败走董事会。 巧合的是,反对者离开后,PSA的整车业绩在2014年上半年实现了首次盈利,虽然只有区区700万欧元的盈利,却是自2011年上半年以来整车部门的首次获利。 即使如此,家族内讧的种子已经埋下。近日法国媒体有报道称,蒂埃里?标致也将在5月的股东会议上辞去家族控股公司FFP的董事会席位,但他仍想保持对业务的控制,并通过建立单独的控股公司掌握公司0.3%的股份。今年6月,标致家族将召开会议来解决相关的分歧。 无论如何,家族因素的影响在PSA已然坚不可摧,如何统一家族内部矛盾,达成共识“一致对外”,可能是标致家族在拿回绝对控股权之前要解决的问题。 有分析人士认为,2002年家族族长皮耶希?标致去世之后,标致家族的内部纷争是造成PSA业绩下滑的大部分原因。 西学东渐:优化车企治理模式 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少数股东的积极治理仍是不少欧洲车企,尤其是德国车企选择的治理模式,区别只在于给予职业经理人多少自主权而已。 情况在中国则全然不同。几乎与大众股东大会同期,5月6日,中国汽车行业传闻的换防大事得到印证。吉林省委副书记、原一汽集团董事长竺延风调任东风汽车公司担任董事长一职,而东风汽车公司原董事长徐平则北上长春,掌舵一汽。 这一公司董事长的换防在5月1日媒体传出消息之前并未有任何先兆。中组部相关领导直接宣布了对这两个大型车企集团董事长的任命决定,这似乎更像是对政府官员的调动,而非企业掌门的选拔——要知道,不管是中国企业还是外国企业,头号领导人对企业的发展都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尤其在汽车行业面临由大到强的艰难转型过程中,一个或几个强有力的领导人,对所在车企的影响相当大。 一汽、东风这样的掌门任命绝非个案,它体现了央企的尴尬之处——董事长或者说掌舵者不能像家族企业里的核心人物一样拥有对企业的自主权和掌控权,即使有自己的想法,有干劲有热情,也受到行政考核和市场表现的双重约束;汽车业是一个先期投入大、回报周期长的行业,车企因此更需要一个长期稳定的决策机制,尤其对目前中国几大车企集团来说,建立完整的自主研发体系,尽快拥有自己的核心技术十分迫切,这与当下车企集团领导人五年一届,到点退休的规则有不小的矛盾。 从这两点来看,倒是可以借鉴欧洲几大车企的治理模式,主管部门主要管好“国有资本”,给央企、国企更多的自主权,完善董事会、监事会的职责,引入职业经理人制度,真正激发车企的内生活力。

5月5日,德国大众汽车集团年度股东大会在汉诺威召开。这次会议并未像此前业内猜测的那样,公布费迪南德?皮耶希(FerdinandPiёch)的继任者。不过与此前皮耶希和文德恩“撕破脸”的状态相比,后者展示出了胜利者的胸怀:文德恩对皮耶希多年来的努力与付出表示感谢,称“我们尊敬并崇拜皮耶希一生的成就”。

至此,热议10余天的大众集团内斗以皮耶希离开监事会暂告一段,等继任者确定,或又是一番新景象。这方唱罢那方登场,与大众集团同属欧洲大陆的法国标致雪铁龙集团,眼看正要迎接一场内讧——据法国《回声报》报道,标致家族计划今年6月召开会议来解决相关分歧,这一分歧源自标致家族的两个代表人物蒂埃里?标致与罗伯特?标致,中间还涉及到PSA集团现任总裁菲利普?瓦兰。

像大众和PSA这样的欧洲车企何以上演如此白热化的宫斗桥段?英国金融时报专栏作家约翰?加普的答案颇具说服力:它们都采用了“少数几名大权在握的股东进行积极治理”的方式,其中的强势人物可以影响董事会成员甚至直接任命董事。当强势者如皮耶希、蒂埃里觉得自己的权威受到挑战时,便会以斗争者的姿态出击。这种治理方式的好处是,当碰到一个睿智的“强权人物”之时,所属企业会焕发新生。但反之,后果也不堪设想。

显然,高层间白热化的内部斗争基本不会发生在中国几大车企身上。中国大型车企目前多属国有企业,其董事长、董事会成员以及主要高管均由上级部门任命,尤其在一汽、东风等央企,高管们更多的调动还停留在“革命战士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的阶段,最新公布的一汽集团与东风汽车公司董事长的换防便是最好的例子。在这样的治理结构下,领导者的决策都趋于“维稳”,其能力和雄心有时并不能得到全部发挥。

“大众教父”败走狼堡:成也强权败也强权

在4月25日退出大众集团监事会之前,皮耶希曾具有无上的荣光和权力。他出身名门,是大众创始人皮耶希家族的第三代,也是大众甲壳虫设计者费迪南德?保时捷的外孙;在机械方面天赋过人,推出过一系列成功的产品和技术,如保时捷917,著名的奥迪Quattro四驱、奥迪V8、大众辉腾等,1993年成为大众的掌门人,掌舵8年,开平台化之先河,聚多品牌为拳头,后任监事会主席,被称为“大众教父”。

若按照正常的人生轨迹,皮耶希将继续担任大众监事会主席,直至2017年退休,但“教父”没走寻常路,他想为大众找好新的舵手,而现任大众汽车CEO文德恩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他准备像9年前“驱逐”毕睿德(Bernd Pischetsrieder)一样把文德恩赶走,但这次没有成功,反而折了自己——大众集团所在的下萨克森州政府、工会董事会成员甚至保时捷家族都选择支持文德恩,大众集团的六人领导委员会小组公开表示,现年67岁的文德恩“可能是最好”的CEO,并获得该委员会的全票支持。 确实,从业绩上来看,文德恩是个非常优秀的职业经理人,在他的带领下,2014年大众集团在全球的汽车总销量为1014万辆,紧逼丰田,位列全球第二,并提前实现了2018年的目标。今年第一季度的数据继续力挺文德恩,一季度大众营业利润达到了33.28亿欧元,同比提升16.6%,税后利润达29亿欧元,较上年同期增加18.8%。

文德恩业绩如此好,又与皮耶希如师如徒,为何要被驱逐?这与欧洲家族企业的传统有关,更与皮耶希的性格有关——曾有德国媒体用“跋扈”来形容皮耶希,这样的性格使得他要保持对大众汽车的绝对掌控权,而业绩优秀的文德恩天然地让他嗅到危险气息,因此他决定在退休之前,消除危险。

在皮耶希与文德恩的内斗中,皮耶希败北而走,但这种家族控股、少数大权在握的人进行积极治理的模式并没有失败。即使皮耶希离开了,在大众,保时捷和皮耶希家族仍掌握了51%有表决权的股份。约翰?加普认为,这种治理模式,尤其适合在研发上大笔投入、在几年内或许都看不到成果的长周期盈利企业,如汽车企业,但同时它也让少数人担上了沉重的责任。

本文由新葡萄京官网发布于新葡萄京官网,转载请注明出处:从国有公司内讧到民企换帅车企治理方式受考虑

关键词: 新葡萄京官网

上一篇:新财富汽车市集,补贴持续收紧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